Loading...

Tag Archive for '%e5%88%9b%e4%b8%9a'

《大败局》读后

某天在公司的书架上找到《大败局》这本书,于是拿来读了两遍。在这之前,我读过了吴晓波的《跌荡一百年》和《激荡三十年》。 读书的过程中我一直想问:这样也行?书中那些主角们,大致可以贴上这些标签:赌徒、牛皮大王、行贿者、理想主义者、野心家,但距离我心中“企业家”,相去甚远。在此简单写写自己读后的想法。 慎赌 起家之初,史玉柱手里只有4000元,却找到《计算机世界》要登一个8400元的广告;接手秦池,姬长孔拿最后50万家当孤注一掷拿下了“三北”市场。如果说姬长孔只是赌了一把,史玉柱这么做真有诈骗的嫌疑了。 两位企业家就此完成了他们的原始积累。但可以想象,有多少输得连痕迹都未曾留下的赌局——如果输的是史玉柱,他会不会像很多年以后那样再努力把欠的钱还上? 而后,秦池又在央视标王上面放手豪赌,终于自取灭亡——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。关于赌博,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不可持续。建议大家在面对所谓“高风险高回报”时,还是谨慎下注吧。 财务很重要 俗话说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”,我常在想,这里的“一分钱”到底指现金流还是净资产呢?现金流和净资产都很重要,但我觉得公司运行过程中,现金流更重要些。 大厦将倾时,史玉柱只差1000万来纡困,可区区1000万就是筹措不来。作者在这里说,“由于缺乏必要的财务危机知识和预警机制,巨人集团债务结构始终处在一种不合理的状态”。闻者足戒。 顺便说,今年以来,我对财务的兴趣越来越浓。一方面是在公司接管了财务方面的活儿,另一方面是成天翻看各种上市公司年报。那些以前看起来很枯燥的事儿,现在觉得非常有趣。建议朋友们如果有心自己做一个企业,财务体系的建设一定不要忽视,否则你可能发现利润全变成了库房存货、发现多缴了许多不必要的税⋯⋯ 吹牛的用处 就不说大骗子牟其中了。那些卖保健品的基本上都是吹牛大王。谁卖过保健品?书中提到的一半以上的企业都卖过。这是我最想问“这样也行”的地方:在做出那些虚假宣传时,这些企业家们脸红过么?不担心被戳穿? 在多年以前的一篇文章里,我的合伙人张智勇在最后写“这就是我们的互联网,笑贫不笑娼”。也许正是普罗大众这种心态,才使得那些企业家没有了道德也抛开了羞耻心。 挣钱很重要 不挣钱还办公司干啥?但融资之后的瀛海威就是没打算挣钱,理想主义不能当饭吃;飞龙的老板突然给公司来个休克,浪漫情怀也得拿钱发工资。 如果企业对外表现出不以给股东挣钱为目的,而是标榜什么民族工业什么造福社会,我会期望他的老板最好不是真的这么想。企业做得好挣到钱交了税自然就尽到了社会责任了。当然,极有可能交了税就挣不到多少钱了,尤其是在天朝。 媒体之手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这一样可以用来描述媒体。在《大败局》记载的时代,媒体还是一种极其初级的形态;而到了电影《搜索》中,媒体更发达、更无孔不入。 我见识过牛逼如阿里、360的公关,媒体完全成为传声筒;也见过不太牛逼的百度,谁都可以上来吐口唾沫踹两脚彰显品格。这样并不好,但对这么大的公司来说,想和媒体保持恰当的距离本来就不可能做到。时代在变,媒体在变,和媒体的互动也会是永恒的话题。 — 十年之后再看这些从辉煌到没落的故事,依然有现实意义。虽然这些年中国挤进WTO了经济增长了国外闹危机了,但类似的闹剧依然不鲜见。比如动辄声称投入N个亿的阿里巴巴,大打价格战号称不挣钱电商巨头们。至于行贿受贿的勾当,更成了宇宙中最不新鲜的事儿。想干净做生意踏实挣钱依然大不易。 此外,建议一定读一下作者写的序,含蓄而完整地概括了这帮草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