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Archive for January, 2013

第一次

某张银行卡每年送一次体检,反正是赠送那就选个好的,于是约了北京的美兆。

一大早,带着新鲜大便和填好的机读卡奔赴东单。一位女士热情接待,向我推荐公司的不同套餐和会员资格,并告诉我李彦宏邓超姜文什么的都在这儿体检。顿时觉得牛逼大了。

头一次遇到体检要换衣服的。流量控制得好,更衣室没什么人,但眼中所见的裸男全部身着CK的under。心道还好没把画着金色巨龙的红色小内穿来不然逼格丧尽,默默脱下裤子露出了Clavin Klein。

不需要排队,会有护士喊名字;做完一个项目也会告知下个项目去哪里。抽血之后,我按着胳膊在落地窗后看着早晨的长安街,完全没料到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爆菊发生在今天。

那也是个落地窗的屋子,早晨的长安街安静地躺在窗外。大夫手指一张图,屁股向后,平沙落雁式。我照做。

“大便困难么”

“不困难”

“大便有血么”

“没有”

“放松点”

突然一阵燥热和刺痛,伴随着极其强烈的异物感,仿佛全世界的小JJ都在努力挤进来。忍不住叫了。

“一切正常,没事儿”

小JJ们消失了,留下还没复位的括约肌。

“有点痛”

“一会儿就好了”大夫淡淡地说。

突然同理心泛滥,脑袋从一片空白中恢复过来。想着这位大夫不知一天要观摩和插入多少朵菊花。他会选几只手指进入轮换阵容呢?长此以往,这几只手指是否会格外坚挺且粗壮呢?他多久剪一次指甲呢?有没出过事故让人见红呢?又想起我的前老板Robin,在平沙落雁时他会想些啥呢?此外还有邓超姜文什么的。

我收起平沙落雁式,穿好裤子,下床时校正了一下PP。

躲过了3年,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。

六十四手

看完《一代宗师》,觉得这是一个关于武侠的爱情故事。在宫二和叶问那场如糖似蜜的比武之后,他们口中的“六十四手”不再是万种变化的武技,而成了这段缘分的代称。

金楼相识,书信传情,“叶底藏花一度,梦里踏雪几回”“一约既订,万山无阻”云云。其时叶问已有家室,这成了片中的一条暗线。

佛山沦陷,生活成了一座大山。叶问到饭店收拾残羹冷炙,典当了踏雪用的大衣,只留下一颗扣子。饶是如此,依然未能保全家人。

十数年后,再见宫二,拿出扣子。叶问已经五十多岁,说,你知道吗,民国二十六年,我打算去东北,因为那边有一座高山。大衣我都做了。

再过数年,宫二说,六十四手,我已经忘了。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,是我的运气。可惜我没时间了。宫二死后,叶问拿到了她发愿前的发灰。

“唱腻了杨门女将就换游园惊梦唱着”是宫二的想法,所谓入道只是权宜之计,她始终对叶问有所希冀。可惜,到最后一刻她也只能试探。

“我心里有过你”,又岂止是“有过”这么轻松呢?

“民国二十六年,我打算去东北,因为那边有一座高山。大衣我都做了。”回味叶问妻子张永成不多的几个镜头,叶问极可能把家事都安排妥了,做的不只是大衣。

爱情故事里,各种人事物都可能借来代替缘分二字。拿这些人事物绕着弯,表着白,暧昧着,耽误着。赢了面子,输了里子,到头来,别说六十四手,一手也看不到了。

“相识半辈子,实则你不知她,她不知你”。如果这片子改名Ashes of Time,也极好。

建议读读:

丁连山生死流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