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Archive for September, 2012

如果这都不算爱——读《我想陪你去麦加》中的爱情故事

最近又读了一次小说集《我想陪你去麦加》,其实,我尤其喜欢里面的爱情故事。

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,翻看作者@简直 的经历,生在西北,高考成为省文科状元,曾在北大学法律,是个成功的生意人。把一个个短篇想象成作者采撷来的生活的侧脸,读起来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
《我和你》有半自传的性质;《雨生》和《度假》都是高富帅邂逅白富美,有人说是“上流社会的下流故事”,我却一点都不觉得下流。

前些日子,我同学和女友分手,在人人网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吐槽前女友的文章。作为一个离开校园许多年的老男人,我由衷羡慕:在学校真好,还可以谈爱和谈情。今天,我终于也有机会写一篇满是情爱字眼的文章了。

《我和你》这个故事是从“我”的大学校园里开始的。

西北来的孩子和将军的女儿彼此倾慕,偶然的一次机会,两人终于牵手。湖畔一席话,互诉相思;而之后,就是一连串令人惋惜的误会。她的艺术家炮友,她的亲密照她的往事;他的夜总会,他的绝交信他的相思苦。心如死灰。

他事业小成,她悄然成婚,10年后的偶遇,终于得以在喜悦和痛苦中happy一场;而婚姻变成了新的障碍,于是偶遇之后,再无联络,一个电话也没有。其实,她离异做了单身妈妈,他根本就没有结婚。

和女儿说起他,她讲了这么一段话:“有一天,你们会相见,你会喜欢你的爸爸,像当年的妈妈一样。因为你的爸爸和妈妈彼此深爱对方”。

这份情,一放好多年,从未消减。

《雨生》的女主角着墨不多,但形象跃然纸上:主动制造浪漫,备好礼品拜访大老婆,雨生当爹之后悄然离开。“她喜欢他,开放面对他,热情对待他的家人,却从来不曾有过任何关于二人关系的要求”。我觉得,那些表面上没心没肺一切都不在意的人,大多都心口不一。可惜的是因为没有要求,所以什么也没得到。

美好的感情,残酷的结局。

《度假》中的秦西岭是个有些悲剧的大叔。在大国企坐第三把交椅而且前途无量,无意中竟发现媳妇出轨而且是惯犯了。而他,离婚的代价很大,只能分居以示抗议。巧在这时,干练的女强人夏南南翩然飞入他生活,开始了一段郎情妾意的甜蜜时光。

故事结局让我想起《Up in the Air》。他鼓起勇气纵身一跃,忽然就失去了她。

读完这几个爱情故事,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。故事中的男人都风流俊逸,女人都才情万种,却依然有诸多苦恼,这多少让我改变了对爱情家庭事业生死的想法。平日里,我总还会想起那个清修十年的西北少年,那个回头看房屋斑驳远去的雨生,那个闭上眼睛强忍泪水的秦西岭,想起书中那些没有结果的爱情故事,一声叹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