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Archive for the '闲杂小事' Category

记一件有意义的事

下半年赶上了北京轰轰烈烈的营改增,于是要从“航天金税”这家公司买税控设备。

金税公司除了提供1500元的设备,还提供N种套餐。比如最低一档套餐是1500元的“金税助手”+580元备份磁盘(怀疑是个普通移动硬盘),更高级的还有包含电脑、包含打印机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选择套餐,加起来最少也要花3580元。

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,我没选套餐,被打印销售单的哥们一顿揶揄。后来在排队交费时,我成功说服周围群众,他们都把选好的套餐从销售单里撕掉了。事后觉得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。

除这之外还有两件小事:

  1. 营改增的设备和服务费可以抵税,相当于是国家出钱了,在别的城市推行时应该也是这样。
  2. 思来想去觉得“航天金税”挣钱太容易了,回来一看还是上市公司,下手买了一点儿。

那些天,那些年

11年12月,回去了一趟杭州。

于是整12月,像是活在回忆里。读了4年大学都没啥感觉的杭州,短短4天就俘虏了我。

第一天,萧山机场,一位副总接机,而后直奔金华。空气湿润,不饮自醉。

金华忙完,开回杭州,我开了半程。路遇警察同志举着dv拍摄违规占道,以及大量豪车。1.8T迈腾非常给力;首次用定速巡航。

夜游河坊街。在一个做玻璃工艺品的摊位前,看见霸气的雕龙,威武的雄狮,精致的钢琴,买下许多。离开摊位,有本地人跟上来,不无讥讽地大声说:买那么多,老板要笑死的。

也有皮条客凑上来,说,在河坊街逛多没意思,不如去看看风情街美女街少妇街,看表演不要钱。

第二天,早餐在高祖生煎,伙伴们对生煎赞不绝口。

到西湖边开会,我的座位对面是一汪湖水。时光无声,不时有大鸟掠过。窗外手捧花束的男孩,在路边和女友一起拦车。

当晚,约见大学好友,在薄荷庭院。当年成天写诗表白屡受挫的兄弟,如今已经领证了;那时文艺而雅致的姑娘,澄澈如故。

第三天,继续吃高祖生煎,继续赞不绝口。

朋友生日,匆匆寄出一份薄礼。

重回母校,见到Miss Xu和一大帮SIFE的孩子们。年轻真好。

第四天,考虑打包带生煎回北京,未遂。

在绿茶和杭州同事聚餐,小楼真美,随处是景。喝了点酒。

打车直奔机场。城里有山水,处处是美景;相处仅4日,依依不舍别。

还有很多朋友没来得及见面,今年开春,一定再去一次杭州。

12年1月,看了「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」。

一开始,没啥共鸣,我自小学习不错,不需要用打架来证明自己,也从未和朋友一起追过谁谁。但影片最后柯腾激吻沈佳宜老公,回忆重放,我流泪了。开始明白这部电影和学习好坏无关,和是否打架无关,和有无一起追女孩也无关,而是在谈青春的遗憾和美好。

影片里,沈说,“常常聽人家說啊,戀愛最美好的時候就是曖昧的時候”。的确,这个时候说的每一句话、每一次小心的试探,都足以让另一个人玩味很久。我想起罗马假日里,公主和Joe在公寓里的一段对话:

Princess: I’m a good cook. I could earn my living at it. I can sew, too, and clean a house and iron. I learned to do all those things. I just haven’t had the chance…to do it for anyone.

Joe: Well, looks like I’ll have to move…and get myself a place with a kitchen.

Princess: Yes.

公主黯然地说“Yes”。这次对话之后,他们再次见面已经是在记者见面会上,两人只能一语双关地交谈。至于这两位演员一生的故事,相信很多人都了解,真是戏如人生。

遗憾常有。早年读武侠小说「昆仑」,梁萧和柳莺莺初见时怦然心动,在一起时烂漫美好,以为二人最终会走到一起。

另一个女主人公花晓霜,善良、体弱多病。莺莺目睹梁萧对晓霜的感情不少于自己,主动放弃。临走那夜,平素机敏狡黠的人儿感情决堤,抱着梁萧脊背哭泣。从此天各一方。

老天垂怜,10年后二人再相逢,梁萧苦涩一叹:你该明白,我至死也不会忘了你的!等到辞别,莺莺闭门不见,梁萧走出一段,回望山边树林里那绿影闪过。终究是相见不如不见。梁萧死后,将骨灰分为两半,一半留在海外,陪伴妻子花晓霜,另一半由孙子梁思禽带回中土,与柳莺莺合葬。墓上刻着:

那日少年薄春衫,明月照银簪。燕子分别时候,恨风疾云乱。志未酬,鬓先斑,梦已残。今生休去,人老沧海,心在天山。